雙生兄弟◎邱祖胤 |短篇小說

雙生兄弟◎邱祖胤 |短篇小說

〈短篇小說〉雙月刊2015-08-11 16:57

1

產婆淑芬經常納悶,為何自己對女孩這麼執著?她生了兩胎都是男孩,皮得要死,她常跟人說恨不得送給別人養,而且絕不後悔,要的人快注文。但她對女孩卻不同,她對二叔、三叔的女兒百般溺愛,對毫不相干的人家的女孩也是有說有笑,疼入心底。她總是打趣說,自己上輩子一定是個好色的員外,妻妾成群,而且見一個愛一個,惹得眾人爭風吃醋,還有人為她上吊投井,罪孽實在深重,死後只得墮為女兒身,忍受各種折磨。

這當然是玩笑話。真要探究原因,或者要從她五歲那年說起。

那年三嬸生第一胎,沒膦脬的,三斤七兩重,眉清目秀,鼻子頗為高挺,耳垂肥厚多肉,右耳有兩顆黑痣,長得十分貴氣。但產婆卻當場就勸三嬸把孩子送人,也早已幫忙打聽了願意收養的人家,三嬸哭得呼天搶地,緊抱著孩子不肯放手,那時淑芬尚不懂事,只覺得三嬸很可憐,對大人的袖手旁觀則感到惱怒。她在那個似懂非懂的年紀,竟然硬是記住領養人家約定來抱孩子的日子,便打定主意要將這女嬰藏起來。她總是三不五時來逗弄這孩子,對這小堂妹特別有感情,童言童語逗得小娃咯咯大笑,小娃的母親也跟著一掃連日陰霾。直到那個特別的日子來臨,淑芬趁著大人們都出了門、各自忙手邊的事,邊溜到三嬸的房裡找小寶寶戲耍,「阿嬸,我抱嬰仔去玩喔!」三嬸愣了一下,似乎懂得她的心思,卻又不太確定,便由著她去,這一去,一大一小兩個小孩,卻耗到天色暗了才回家,來領養孩子的人家撲了個空,自討沒趣地回去,家人忙著跟對方賠不是,得知是淑芬搞的鬼,咒罵聲連連,直說淑芬回來一定要給她一個教訓。令人吃驚的是,淑芬竟然有本事應付這嬰兒,她知道鄰村哪幾個玩伴的母親有奶,知道哪些人家特別歡迎孩子,一日下來,跑遍幾個山頭,自己玩個痛快,小寶寶也沒讓餓著,還有大人幫忙照看,倒也順順利利地耗了一整天,回家後,本以為少不了一頓毒打,但出乎意料的,母親只罵了兩句,卻未曾出手。淑芬更打定主意要全心護住這個孩子,絕不讓她被人抱走。

但事情還沒完,又到對方來抱孩子的日子,這回卻換三嬸主動出擊,她一早餵完了奶,便喚淑芬來,悄悄告訴她,今天可以帶小表妹出門,因為她有事要忙,說完還眨了眨左眼,扮了個鬼臉,淑芬馬上知道是怎麼一回事,連忙點頭,開心不已,她抱著孩子便從後門溜出,如法泡製上回的行程,再度完成任務。領養的人家連著兩次抱不到孩子,還道這家人反悔卻不便說,也就識趣地打退堂鼓,淑芬任務圓滿達成,心中十分歡喜,父親知道內情,覺得自己的女兒幹了一件了不起的事,連著幾日總是對著她又抱又親,親得她滿臉的口水,母親則連珠炮似地痛罵,覺得她為家裡惹了麻煩事,卻依舊未對她動手,這一連串責罵倒像是在作戲給別人看。

淑芬卻不知這件事背後的一些曲折。淑芬的父親在家排行老大,二叔、三叔是一對雙胞胎兄弟,長的神似的兩人總是形影不離,十五歲那年,兄弟倆同赴大坪學作木,還未出師,隔年便娶了一對姊妹花回家,二嬸連生了三個孩子,三嬸卻一直未有音訊,原因無他,三叔自幼患哮喘,幾度病危,從鬼門關被救回來,卻化為久咳之病,變成藥罐子,雖能幹些粗活,身子骨卻不夠硬朗,底子不行,小毛病不斷,連房中之事都只能勉為其難,雖然遍訪偏方,卻始終求子不得。其實淑芬的父母也晚生,婚後六年才生下她,主要是兩人結婚不久,家中便出事,阿公阿嬤雙雙失蹤,阿枝、阿珠得兄代父職、嫂帶母職,照顧七個兄弟姊妹,阿珠鎮日操勞,連續小產,直到第五年才懷上,喜出望外,然而待淑芬出世,老三這房卻依舊靜悄悄。

多年以後,三嬸終於懷孕,家人卻聽到老二、老三這對兄弟在爭吵,老三說:「孩子是誰的,你很清楚。」老二說:「我只是跟你道喜,你何必說這種話?」老三說:「你不必挖苦我,我忍很久了。」老二說:「你話不要亂說,講話要有斬節。」雙方都很克制,聽到的人都知道必有隱情,但這種事誰敢問?就算最後孩子生下來,同樣都姓鄭,兄弟間難免有芥蒂,兄弟失和,家就不圓滿,家和萬事興,家不和,就什麼都別說了,家裡人只敢把這事放在心上,沒人敢說出來。所幸,孩子生下,是個女的,產婆勸送,似乎為這件事情解了套,沒想到最終卻被淑芬這多事的孩子給破了局。這事,三嬸感念在心,二嬸卻始終不吭氣,二叔雖不明說,心情卻人人看得出來,好似自己又當了父親,整天吹著口哨,眉飛色舞,三叔則始終一付陰沉沉的樣子。

嚴格說來,這雖然是淑芬對女嬰執著的開始,卻還沒到讓她瘋狂的地步,當時她還不知道自己這輩子終會走上產婆這條路,直到十三歲那年,她第一次跟著阿撿嬸出任務,三月天,天空下著毛毛細雨,淑芬袖手旁觀,看著阿撿嬸漫不經心地處理著一切,其實產婦有些失血過多,阿撿嬸分別在她的鼠蹊處綁上了布條止血,口中念著咒語,粗糙的雙手不時伸進產道翻弄著嬰兒頭顱的位置,耗了半天,孩子終於娩出,兩斤四兩重,沒膦脬的,淑芬跟著鬆了一口氣,原以為可以跟著這家人分享新生命降臨的喜悅,阿撿嬸卻劈頭就說,「這個查某囡仔將來會剋死父母,掃帚星,真夭壽,害我武了半了,快送人吧,柑腳閹雞姓簡的那家在說欠一個查某囝,明天我就去跟他們說,這樣這個囡仔才會好命,對老父老母也好,真正掃帚星,要死了。」這話說得有些意氣用事,彷彿接生過程不順利,都是這孩子的錯,所以一定得送走才行,一定要給這孩子一個教訓。但阿撿嬸話還沒說完,孩子的母親便嚎啕大哭,哭得呼天搶地,阿撿嬸不為所動,只幫孩子做了簡單的護理,全身抹了油,穿上嬰兒的衣衫,包了厚厚的棉布,順手便交給淑芬,叮囑她不要給女人抱去了,免得到時要送也送不走,交代時顯得格外無情,倒似在接生小豬一般,豬仔要送誰,都不干人的事,淑芬感到萬分嫌惡。此時門外的男人及老人家陸續進到房裡來,見氣氛不對,也大概知道是怎麼回事,待要從淑芬手中抱走孩子,淑芬卻不知是哪根筋不對,也許一時憤慨,也許是對女人的同情,說什麼也不肯讓人接手,一群人僵持不下,房子裡鬧哄哄亂成一團,待淑芬手腳俐落的閃過眾人,將孩子交給女人,場面更是完全失控,女人死命抱著自己懷胎十月、與死神搏鬥才生下的心肝寶貝,哭得一發不可收拾,淑芬跟著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守在女人身邊,就是不准任何人靠近一步。直到阿撿嬸欺上前去,賞了她一巴掌,淑芬呆立在原處,女人止住哭聲,場面才暫告平和。房裡寂靜無聲,靜得有些詭異,阿撿嬸好整以暇將孩子接過手來,再交給這戶人家的老人,叮囑三天內不能碰水,臍帶別被老鼠叼走,沒有任何道歉,也沒有任何訓斥,牽著淑芬的手,師徒兩人頭也不回地走出門外。

往後實習的日子,淑芬一再跟阿撿嬸冷戰,她說什麼,她便做什麼,也不和她作對,也不多說話,但阿撿嬸在半年內,至少又勸人送走了三十多個女孩,淑芬卻一點都幫不上忙。她心想,反正自己一點都不想做這工作,要不是母親說的,一個女孩子,能幫人接生一次,那是巧合,能幫人接生兩次,那就是天公伯要她走這條路了,因此逼她跟著當學徒,她才勉為其難,沒想到一切都跟她想的不一樣,甚至得昧著良心做自己不想做的事。就混吧,能撐多久她不知道,就跟著學學看看吧,做不來,那也是勉強不了的事,那就且戰且走。反正女孩子家最終就是找個人嫁了,她沒指望自己這輩子會是個稱職的產婆。

然而,對於勸人送走女孩這件事,淑芬的心裡沒有任何懷疑,沒有任何模糊地帶,那絕對是錯的事!天下事有什麼比骨肉分離還慘的呢?逼不得已而分離那是一回事,可以不離而被人強行拆散,那是大逆不道的事,對淑芬何言,阿撿嬸的勸離,就是強行拆散,更何況是在母子初次見面、女人最為脆弱的時刻,殘忍之事,莫此為甚。她心想,自己早該在第一次出任務之後,就退出這個行業,自己的個性,不可能容許這樣的事在眼前一再發生,她卻選擇留下。這個決定其實也教她自己吃驚,她從來都是衝動行事,做事情不動腦筋,更何況在大庭廣眾下被羞辱之後,卻仍決定留下來。

直到某次接生完成,途中,師徒倆照例一句話都沒說,阿撿嬸卻不知是過度勞累還是年老力衰,竟摔了個大跟頭,跌得滿身是泥,所幸並未傷及筋骨,淑芬扶她起身,一路照護她回到家清洗、敷藥、更衣、入睡為止,過程間卻想通了一些事。她心想,此刻她才十三歲,阿撿嬸六十多歲,她的日子還長,阿撿嬸卻來日無多,她快則三年出師,接下來便是自己的天下,忍個三年,便能救更多的孩子及破碎的家庭,如果她的手腳夠快,接生的孩子比阿撿嬸還多,比其他產婆還多,她就可以救更多女孩。為了這個偉大的使命,她當然要忍。某日終於想通這些事,重重拍了自己的大腿,便帶著笑容滿足睡去。

但她畢竟是個性情中人,每次一有女孩被送走,她都痛哭流涕,哭得比產婦還要慘,哭到阿撿嬸瞪了她好幾眼,最後必須以惡毒的語言訓斥她,才能收拾殘局。她不明白自己對女孩的執著來自何處?卻知道不這麼做,她每一次接生都不會開心,她不想要每次接生一個孩子都要提心吊膽,都要等著產婦哭得呼天搶地,都要迎接一個破碎的家庭。都說生孩子是喜事,沒道理只有生男孩才是喜事,她要每個女孩都像她一樣,是被自己父親捧在手心上的珠寶,是可以跟母親拌嘴吵鬧的柴耙,也不要一出生的孩子就像個被拋棄的孤兒一樣,被丟到毫無淵源的家庭,最後淪落未可知的悲慘命運。

不過,最後真正促使她開始行動的,卻還是二叔、三叔這對兄弟。自從三嬸生了女兒不久,兄弟兩依舊一同上工,到大戶人家裝潢,為大小廟宇修繕,默契依舊,他們是雙溪、九份小有名氣的木匠,兄弟同心,其力斷金,彷彿這事在兄弟之間並未產生任何嫌隙。三年後,三嬸又再懷上,家中的氣氛又變得十分詭異。這時淑芬已經開始正式為人接生,也懂事許多了,也知道這對雙胞胎叔叔之間的心結,她卻更同情三嬸的處境,她特別擔心這個孩子又會被送走。她留心三嬸的產期,打算由自己親自接生,果然是個女孩,兩斤六兩重,沒膦脬的,她的心差點沒跳出來,卻慶幸沒有其他產婆來說三道四、仲介送人,善哉善哉,沒想到一個月後,她去為人接生,耗了三日之久,心裡一直掛念著那女娃,回到家時,卻見二叔、三叔在前院扭打成一團,才得知女娃已經送人,淑芬差點氣炸,然而看著兩位長輩大打出手,她也不禁傻眼。二叔本就壯碩,始終占上風,出拳毫不手軟,三叔也不干示弱,死命反撲,兩人都掛了彩,過程中三叔雖不斷咳嗽,兩人卻依舊死纏爛打,完全沒有罷手的意思。沒人上前勸阻,沒人主持公道,這是兩個男人之間的事,也是兩兄弟之間的事,誰也不想蹚這趟渾水。淑芬去見三嬸,見她懷抱著另一個大孩子哄著她睡,冷靜得出奇,彷彿外面的爭吵都不干她的事,由他們去吧,孩子要送人就送人吧,孩子是誰的就是誰的吧,誰有本事誰就送人,誰有本事誰就留下,反正我就是命苦,留下的就是我的孩子,留下的才是我的人生,沒辦法留下,那也就是命。淑芬被三嬸空洞的眼神震撼了,她倒寧可她呼天搶地,與她抱頭痛哭,她卻沒任何激烈的舉動,這反倒讓她心疼。女人的心,有時不是女人就能了解,雖然此時,淑芬開始了解一點愛情,卻沒那麼有把握。

她也留意到二嬸曖昧的神情。十多年來,一個是丈夫,一個是妹妹,她似乎沒有特別站在誰那邊,也沒有特別為誰爭取些什麼。她不像她的大嫂、淑芬的母親那樣爭強好勝,凡事先聲奪人,嘴上得理不饒人,她的冷靜,與其說是息事寧人,逆來順受,不如說是另有盤算,甚至充滿心機,也許她早就哭過許多回,也許她也心疼自己的妹妹,天知道這好事還是她促成的?同樣是冷靜,淑芬對三嬸只有同情,對二嬸卻有一股說不上來的嫌惡。

至於那兩個男人,到底鬧夠沒有?是誰的孩子有那麼重要嗎?至少都姓鄭啊,送給別人家就不姓鄭了。你們到底是想留還是不想留?你們到底是為了孩子不該被送走才大打出手,還是應該送走才大打出手?你們到底是誰先出手?誰在教訓誰?總該不會是爭風吃醋吧?就算心有不甘,也這麼多年了,還想怎樣?阿爸,身為大哥,身為大家長,你也出來說句話吧。淑芬的父親卻仍窩在屋裡睡覺。

終於,兄弟倆罷手了,相對無語,氣喘吁吁,後來,兩人還互相敬了菸,對著夕陽與炊煙,吞雲吐霧了起來。這一幕,真是令人莫名其妙。

那一刻,淑芬忽然大夢初醒。如果她連自家的女嬰都無法留下,將來這幾個山頭幾個村子只會有更多哭泣的母親,只會有更多流離失所的孩子,只會有更多將來長大心存遺憾為何我的生父生母不要我了的歹命囝。等出師?對淑芬而言簡直度日如年。這下子實在太難熬了。

 

終於,淑芬開始單獨出任務,興奮無比,她幾乎要尖叫歡呼了。那一回,前往麻竹坑一戶姓呂的人家,第五胎,前兩胎都是男孩,後來的兩個都是女的,卻都送走了,結果這胎又是沒膦脬,女人很堅強,覺得沒什麼了不起的,淑芬卻心亂如麻,忙著護理母子兩人,有點失了平日的節奏,女人愈是冷靜,愈是讓她覺得不妙,正當她覺得束手無策時,男人卻進房裡來,這戶人家的兩個大孩子也跟了進來,淑芬連忙將新生兒弄乾淨,換上包布,深深吸了一口氣,殷勤地將孩子交給男人,「你看,這是你的查某囝,有水吧?有夠古椎的,從來沒見過這麼水的查某囡仔!」淑芬顯得小心翼翼,這是她的第一次嘗試,只許成功,不許失敗。男人沒有多說話,倒是哥哥們湊上前來逗弄,興致高昂,淑芬接著說:「我沒說錯吧,以後誰娶到誰好命,只怕到時你不肯嫁,你肯嗎?」男人哼了一句:「囉唆啦,想到那麼遠去,還不知道有沒有辦法養。」出師不利,淑芬卻不氣餒:「沒問題啦,你這麼勇健,再生十個也養得起。」男人回答:「這很難講,錢這麼難賺。」淑芬有些火氣上來:「說這什麼話,這麼沒出息,跟你說啦,像這樣的女孩我看多了啦,送走是你沒福氣,再說一個家庭多一個女孩就多一雙手,男孩子要到發喙鬚了才有辦法做粗重的工作,你自己說,這兩個現在有用嗎?」男人卻說:「咱們這裡誰家不是孩子送來送去的,今天我把孩子送走了,明天別人再把孩子送來,還不是一樣。」「怎麼會一樣?自己的親骨肉不養,你要養別人的孩子,以後你就別後悔。」淑芬愈說愈氣,便一把將孩子搶過來:「沒看過心腸這麼硬的老爸,不知道疼惜自己的查某囝,講不聽,反正我不管,這個孩子你敢送人你給我試試看,看我怎麼跟你輸贏。」這話倒是講得有點莫名其妙,男人不知該怎麼接話,孩子明明是我的,妳一個外人卻來說三道四,還要跟我輸贏,這是什麼道理?正想繼續理論,他的女人卻開口了:「莫吵了,吵死人了,是誰說這孩子要送人的?奶都還沒餵呢,你不要囉唆啦,快去作穡!」說著便將孩子抱來,自顧自地餵奶。

淑芬見沒戲唱了,也只好打道回府,卻仍不死心,之後三天兩頭往這戶人家跑,跑得非常勤快,從首次為孩子洗澡、十二朝報喜、廿四朝剃頭、滿月、百日關乃至四月日,沒有一次不參與,搞得這家人不勝其煩,這一帶再沒一個產婆像她這麼勤快了。淑芬心想,畢竟這家的男人未鬆口,就還有變數,她就是要找各種理由來看這孩子,這可是她獨當一面以來接生的第一個女孩,說什麼也不能被送走!最後這家的女人終於開口:「妳不要再來了,煩死了,孩子我們不送人啦!」淑芬竟大笑出聲,這可是妳說的喔,這可是你們說的喔,淑芬笑出了眼淚,淚水卻一發不可收拾。這一次的勝利,更加深了她的信念及意志,她發誓,只要從我鄭淑芬手上來到這世界的女孩,我都不會讓她被自己的父母丟掉。此後數十年的產婆生涯,她再也沒有失手過,由鄭淑芬親自接生的數千名女嬰,果真沒有半個人被送走。

而這年,淑芬才十六歲。

---

內容簡介

像要赴一場神祕約會,老人領路,健志跟隨其後,一老一少安靜地沿著河岸走著,沒有交談。

彷彿被這樣靜肅的氣氛所震懾,就連草叢間的鳴蟲也屏息,健志似乎聽得見河床淤沙翻動的聲音。一路上,他望著前方側背一口粗布袋的晦暗身影,那樣堅定無疑地朝著某處某個目標前進。——陳南宗〈水仙之恨〉 

一個字寫下,就是一個無人知曉的,但其實太陽閃爆而後一片空曠的死亡。——駱以軍〈死亡〉

一旦被某種自卑自賤的醜陋感捕捉,毀壞就開始了,從最細緻、最柔弱、因此也最美的地方,開出細不可查的裂縫,讓醜陋進來。——胡淑雯〈終於下雨的那一天〉

 

人的命裡,到底有沒有一種稱之為運的東西?

臉書河道上,每日巨量流洗而過的,西王母神籤、月下老人靈籤、諸葛神算運勢、淺草觀音靈感箋詩等,清一色大吉大利前途光彩的籤文(當然,抽到凶誰還會貼出來?),好似路過香腸攤丟骰子試手氣,卻領到了德爾菲神殿的預言,怎能不分享神賜的榮耀,總之只要是說好話的,就得信了(虛擬的樂透?不過阿波羅似乎沒那麼好說話)。但是倘若「運」是存在的,那可是旺相休囚死生相繼的循環哩。生辰的那刻開盤,之後隨著局走,有人順行,有人逆行,無法預知到底是命運鋪排落定人任其擺布,或者人終能搏盡全力召吉除凶、印綬化煞,扭轉了命運。

本期收錄小說所鋪展的,便是那命運的交錯對照,強與弱,驕榮與恥辱,光采與平庸,卻又在各自的局裡相互牽引、干擾、定輸贏。

〈雙生兄弟〉是邱祖胤長篇小說《少女媽祖婆》的番外篇,潑辣倔強的少女產婆淑芬,自是絕不向命運低頭的個性,她誓願守護每個由她接生的女嬰,不讓她們被送走,也包括家中三嬸的女兒,可她的干預碰觸了家族的暗瘡,擾動雙生兄弟同命不同運的尷尬。陳南宗的〈水仙之恨〉帶出另一對兄弟的迥然際遇,成為醫者的爺爺,以及被視為浪蕩敗家子的叔公,血緣糾結著難解的恨,彷彿無能為力的命定。洪茲盈〈竊賊〉則是兩個同齡女子的對鏡,住在大房子裡名人的情婦,眾人欣羨議論不休的「另一種人生」,反映了潛伏於欲念之下不甘的投射。楊隸亞〈迴路〉將視角攀進電子工廠的生產線上,日復一日的,輸送帶上流轉的產值(青春?),人竟如蟹了,「看似這麼微小無用,但濕地卻不能沒有我們。」黃家祥〈大王具足蟲之夢〉直面命運的最終,也就是死亡,深藍幽邃的一場謎夢,恰恰扣連字母「M」(Mort,死亡)的命題——「死亡的邊界觸底、折返,開始枝椏漫生,構成界限外不可見與非思之物的全景虛構鏡像。」書寫便以挽回、修正、重啟的姿態,試圖為頹敗荒圮或貧乏的卑微,梳理難以啟齒的苦衷與誤差,在終於導致悲劇的結局之前。

 

【目次】

  • 邱祖胤     雙生兄弟          
  • 陳南宗     水仙之恨              
  • 洪茲盈     竊賊                
  • 楊隸亞     迴路                  
  • 黃家祥     大王具足蟲之夢        
  • 張子慧(超新星)一支令人幸福的吹風機  
  • 童育園(超新星)牛在城市裡          

 

  • 楊凱麟字典:M——死亡 M comme Mort  
  • 陳雪/童偉格/駱以軍/顏忠賢/胡淑雯

          

本文出處。歡迎加入〈短篇小說〉粉絲行列 www.facebook.com/shortfiction.magazine。未經授權, 請勿轉載!】

熱門文章
癌症真的和個性有關!臨床證實:7種人格特質是癌症候選人
癌症真的和個性有關!臨床證實:7種人格特質是癌症候選人

SETN三立新聞網

台中驚現「血河」淹沒!屋慘被灌水 在地人崩潰:前後夾攻
台中驚現「血河」淹沒!屋慘被灌水 在地人崩潰:前後夾攻

TVBS新聞網

2寶爸不滿女店員臭臉…怒摔飲料竟是「私房品項」 公司下令禁賣原因曝
2寶爸不滿女店員臭臉…怒摔飲料竟是「私房品項」 公司下令禁賣原因曝

CTWANT

怨新鮮人「3大問題」根本巨嬰 主管:哪裡值28K?
怨新鮮人「3大問題」根本巨嬰 主管:哪裡值28K?

TVBS新聞網

猴痘變異程度「暴增10倍」! 重症醫列3點證明:病毒恐已「加速進化」
猴痘變異程度「暴增10倍」! 重症醫列3點證明:病毒恐已「加速進化」

潮健康

電費7/1開漲!家庭用戶「這金額以內」不影響
電費7/1開漲!家庭用戶「這金額以內」不影響

TVBS新聞網

疫情海嘯摧毀商圈! 一中豪大雞排傳「500萬頂讓」
疫情海嘯摧毀商圈! 一中豪大雞排傳「500萬頂讓」

上報Up Media

誰有猴痘抗體?專家1招辨別 看身體兩部位有無「這疤痕」
誰有猴痘抗體?專家1招辨別 看身體兩部位有無「這疤痕」

SETN三立新聞網

四寶爸罹癌「救命藥13萬」買不起 醫募款:不想放棄他
四寶爸罹癌「救命藥13萬」買不起 醫募款:不想放棄他

SETN三立新聞網

被錢追著跑!7月「4星座」荷包大豐收 貴人敲門財運旺
被錢追著跑!7月「4星座」荷包大豐收 貴人敲門財運旺

TVBS新聞網

Google 地圖「裸體哥」再突襲 多倫多街景上傳「2全裸辣妹」網嗨翻
Google 地圖「裸體哥」再突襲 多倫多街景上傳「2全裸辣妹」網嗨翻

上報Up Media

親吐「砸杯」原因!二寶爸:女店員擺臭臉 主角「波霸鮮奶茶」遭下架?
親吐「砸杯」原因!二寶爸:女店員擺臭臉 主角「波霸鮮奶茶」遭下架?

CTWANT

上班看電腦、下班滑手機? 日常護眼「這樣做」雙管齊下更有效
上班看電腦、下班滑手機? 日常護眼「這樣做」雙管齊下更有效

健康醫療網

1顆普拿疼殘留體內5年?藥師揭真相 「5不」原則曝光
1顆普拿疼殘留體內5年?藥師揭真相 「5不」原則曝光

TVBS新聞網

夏天溼熱豪雨⋯當心這種「傳染病」!避染疫教你「2招」自我防護
夏天溼熱豪雨⋯當心這種「傳染病」!避染疫教你「2招」自我防護

uho優活健康網

看電影被叫大嬸 台中妹爆氣「痛毆後座男」飆罵:嘴巴這麼賤啊
看電影被叫大嬸 台中妹爆氣「痛毆後座男」飆罵:嘴巴這麼賤啊

CTWANT

新冠肺炎(COVID-19)確診後易留後遺症?那些人為高風險族群及該如何避免!
新冠肺炎(COVID-19)確診後易留後遺症?那些人為高風險族群及該如何避免!

KingNet國家網路醫藥

《笑傲江湖》男星身亡!「死因時間不明」友崩潰:還是兄弟
《笑傲江湖》男星身亡!「死因時間不明」友崩潰:還是兄弟

SETN三立新聞網

墾丁戲水嚇到要收驚!師姐開「2萬元清單」醫神解網全笑翻
墾丁戲水嚇到要收驚!師姐開「2萬元清單」醫神解網全笑翻

SETN三立新聞網

許效舜「起乩」慶生給驚喜 惹呂雪鳳潰堤痛哭:想回台南落地生根
許效舜「起乩」慶生給驚喜 惹呂雪鳳潰堤痛哭:想回台南落地生根

東森綜合台32CH

有夠囂張!火鍋店百餘人用餐 8惡煞闖入持刀狠砍爆血
有夠囂張!火鍋店百餘人用餐 8惡煞闖入持刀狠砍爆血

上報Up Media

駁「落跑部長」!陳時中:參選車票還沒買   自曝與太太有同識了
駁「落跑部長」!陳時中:參選車票還沒買 自曝與太太有同識了

匯流新聞網CNEWS

輕颱「芙蓉」生成!周末起變天 雨彈狂炸5日
輕颱「芙蓉」生成!周末起變天 雨彈狂炸5日

上報Up Media

女性泌尿道感染率高! 「喝水不憋尿」預防有一套
女性泌尿道感染率高! 「喝水不憋尿」預防有一套

健康醫療網

一中豪大雞排500萬頂讓! 老闆想當包租公
一中豪大雞排500萬頂讓! 老闆想當包租公

TVBS新聞網

15歲少年環島「帶著阿嬤」 故事感動一票人
15歲少年環島「帶著阿嬤」 故事感動一票人

TVBS新聞網

熱門新聞

開高薪也沒人!他乾脆「叫傳播」充當粗工 現場畫面網噴血
發錢了!最高「月領1.1萬」這時入帳 租金補貼懶人包
雙颱夾擊!芙蓉剛生成艾利接著來 全台陷雨彈轟炸
天天吃綜合維他命強身? JAMA:恐增肺癌與心血管死亡率
慟!桃園8歲女童打輝瑞第二劑後倒地 裝葉克膜急救2天不治
政府4癌篩檢擴大變5癌! 7/1起「兩類人」免費做LDCT肺癌篩檢
【農曆六月12生肖運勢】五生肖有貴人相助、好運強勢回歸
夜班保全怕睡著打電動提神 女住戶抓包「過太爽」嗆開除
車內冷氣全開錯!上車熱爆「先按這鍵」:涼得快又省油
現役憲兵爛醉「當眾踹飛女童」…追到家繼續打 家屬憂小燈泡翻版!國防部回應了

相關新聞

69
0
分享